前幾天諾貝爾文學獎公佈得獎者, 呼聲最高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第七次陪榜。(我一直懷疑所謂的「呼聲最高」到底是哪邊傳出來的?)

 

雖然我不怎麼聽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巴布‧狄倫  (Bob Dylan)  的大名也是聽過的,他的經典歌曲大概也能哼上幾句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但是我是音樂大外行,對於這位美國重量級歌手得到諾貝爾文學獎這件事沒有任何意見,並且恭喜他得獎,因為據說他真的很偉大。(BTW:我對巴布‧狄倫的粗淺認識,大概都來自於馬世芳先生主持的廣播節目《音樂五四三》還有他寫的書。)

 

再說,雖然我讀過一些書,但是大部分是小說,而且不分類喜歡的就看。對文學這一塊專業領域也不是很有概念,所以對諾貝爾文學獎頒給誰我也不是很介意。

 

說真的,我不是很懂什麼文學獎,喜歡的作者,當然就會想去買書來看。覺得好看的就讀,喜歡的就買,很少為了什麼獎而去買什麼書。(我一直是一個很任性的讀者)

 

剛好前一陣子重新讀了村上春樹的《雨天炎天》這本旅遊散文,我想裡面這一段話,能夠表達他這幾次陪(摃)榜(菇)被新聞炒作的心聲吧。其實,我一直覺得村上大叔根本就不在意得不得獎  (反正他都已經名利雙收了),得獎這件事就像雨要下在黑暗無人廣大的海上也沒人知道為什麼就隨它去吧。

 

雨天炎天    

「但不管怎麼樣,看了這些畫,也讓我聯想到自己所受的苦難是否還不夠。文藝批評什麼的,根本就稱不上受難吧,我心想。」......村上春樹《雨天炎天》

 

喜歡的書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改變。我二十幾歲時常讀村上春樹的小說,讀著讀著覺得村上大叔寫孤獨寂寞好深得我心,怎麼有人可以把孤獨寂寞覺得空虛覺得冷的心情描寫的這般深刻卻易懂。(為賦新詞強說愁)

 

現在已經不常讀村上春樹。但是,偶爾想到會拿起來翻的書,不是他的小說反而是遊記散文。《雨天炎天》、《遠方的鼓聲》……,看到他在義大利過日常生活寫小說還堅持著跑步,去希臘偏僻觀光客稀少的小島健行……,就覺得好有趣。(卻道天涼好個秋)

 

當然不能忘記村上春樹還寫過報導文學 (紀實文學),例如《地下鐵事件》跟《約束的場所》,這兩本書花去他不少時間做深入採訪。我是看過這兩本書以後,才對日本發生的奧姆真理教沙林毒氣事件比較瞭解。

 

對於一個大半輩子都奉獻在文字上的作家,其實讀者早就用版稅把心中的那一票投給了村上春樹,光是看他出新書時書店陳設擺列的那種大陣仗就知道了。並且,在讀者心中他早就贏得了大獎。(雖然不是諾貝爾文學獎→以後可能有機會......吧?)

 

畢竟,「永遠的站在雞蛋的那方」可不是隨便哪一個作家可以說出的話呢。

 

況且,村上春樹熱愛跑步,常常參加馬拉松。馬拉松除了體力之外,需要的就是耐力,是耐力是耐力啊。

 

村上大叔請繼續加油!

 

 

 

 

相關文章:

好像看懂了其實也不是很懂:《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隨便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阿默隨便聊

阿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