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以前玩太瘋還是工作多年失去衝勁不然就是變懶了 (好啦應該是變懶了),現在已經很少安排自助旅行了。但我還是非常愛看旅遊方面相關書籍,尤其是不大有機會去的地方,看著別人的遊記跟著神遊一回,別有一番樂趣。

 

神秘的西藏一直是一個很吸引我的國度,本來以為這輩子沒機會去 (但是2009年突然有一個機會去西藏我自己都跌破眼鏡),有時會找西藏相關方面書籍來看。有一天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在介紹西藏旅行記》這套書(上下兩集),覺得很有趣,便把它買回家看了。

 

西藏旅行記  

《西藏旅行記》是河口慧海法師紀錄1897年─1903年宗教求經的自助旅行。

 

《西藏旅行記》的作者是一位日本僧人河口慧海 (1866─1945)。這套書特別的是,遠在交通不發達,資訊不普及的1897年,河口慧海為了求得宗教佛經原典,苦學藏文,獨自一人從日本經新加坡,印度,尼泊爾遠赴西藏取經。當時西藏實行鎖國政策,封閉不准外國人隨便進入,要申請入藏是難如登天。這套書就是他寫下1897年─1903年冒險翻山越嶺,披荊斬棘,隱瞞身份進入西藏的求經之旅。

 

河口慧海法師文中解釋旅行動機,當時(大乘佛教)佛經原典在印度已經不存在,日本的佛經一般都是從梵文翻譯成漢文再翻成日文,但是一部梵文底本卻有數種漢文譯本,有些內容不盡相同甚至互相抵觸。歐美的東亞學者研究出,藏譯佛典不管在文法或語意上比漢譯佛典更正確可信,因此興起他去西藏求經的念頭。還想說屆時可以順便比較一下漢譯佛典跟藏譯佛典的差別在哪裡,看到這裡我真是太佩服了。

 

他一邊學習藏文,一邊計畫如何突破封鎖進入西藏到拉薩的方法,另外還要設法籌措旅費。1897年先出發到新加坡,之後到印度加爾各答,再到大吉嶺。到了大吉嶺之後努力學習藏文並且找到方法從尼泊爾進入西藏。從尼泊爾到西藏,一路上千辛萬苦,除了路途艱難險惡之外,還要防範沿途的強盜殺人劫財,並且要隱瞞自己是日本人的身分 (他沿途假裝自己是中國人跟藏人,可是他只會寫漢字不會說中文真是太厲害了)。最後終於成功到達拉薩並在當地佛寺學習佛經原典,甚至還被達賴喇嘛召見,前後歷時6年於1903年返回日本。返國後致力於藏文跟佛經的教授,寫了《西藏旅行記》還編了《藏和辭典》,再次敬佩萬分河口慧海法師怎麼有這麼多的精力,毅力及耐力。

 

河口慧海法師書寫這本書的語氣間,隱隱有一點先進國家人士進入到落後封閉國家的驕傲感,也穿插許多批評印度,西藏等他待過的地方的落後無知不文明之處。但是除掉這些,這本書不失為一本值得閱讀的好書,一個僧人為了自己虔誠信仰的宗教,憑一己之力設法抵達一個遙遠未知的國度,只為了努力學習及弘揚佛法,我想他的精神是值得效法學習的。

 

這套書讓我想到在更久遠的中國唐朝時,玄奘法師也寫過一本《大唐西域記》,不過我沒看過這本,我看的是另一本,錢文忠先生寫的《玄奘西遊記》。唐朝時玄奘法師同樣為了求得佛教梵文原文經典,也是冒險穿越西域沙漠去了印度,讓我不禁覺得宗教的力量真是厲害的太可怕了。(這本也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相較於現在旅行的便利性,只要上網搜尋一下便可獲得大部分交通食宿相關資料。另外,書籍的取得也是快速方便,還有線上翻譯軟體管你是要英文阿拉伯文希伯萊文印度文......,隨時可以提供服務 (好啦當然有時候翻出來牛頭不對馬嘴很好笑)。這時看到《西藏旅行記》這種19世紀的自助宗教求經之旅,蒸氣輪船火車是當時最快速的交通工具,大部分時間是騎馬或徒步走路爬山,走的還是喜馬拉雅山那種險峻的山路,不時要穿越湍急的河流或是冰川,還要隨時應付高原上多變惡劣的天氣。我只能說,現在的旅行者及求知者真是太幸運了。

 

 

 

相關文章:

走馬看花:《西藏冰凍之旅 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阿默隨便聊

阿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